• 麦子时代
    2020-06-05
    父亲掌心有一片麦子
    那时只能用胃里的糠和野菜供养它
    六月榨下的汗水比奶贵

    金黄被贴上宠儿的标签
    苇笠镰刀默认它
    只待它在节日里登场......
    鲁午坡
  • 拟《蝶恋花》
    2020-06-06
    仆仆风尘何依旧?
    灵府咺蘧,风借香熏袖。
    衣上微尘新覆旧,
    昼醉屡把清屏扣。

    忍问暖寒怜花瘦。
    淡墨青丝,残夜更壶骤。
    数点雨声谁约住?
    双蝶已抱新春嗅。
    墨沫
  • 梦与月光
    2020-06-07
    掬一朵梦,我听闻
    一笺风,一珠雨,
    在缠绵的动词里绽放,
    你的倩影、细语。
    半醉,半醒。

    因为怕冷,
    躲进一盏月光,
    在冷暖自知里沉寂, ......
    乔也
  • 明月心,待故人
    2020-06-05
    什么样的江湖可以平息经年风霜,一任白衣少年心怀缱绻。时光是一枚生长相思的种子,以酒为酵,酝酿一世风情。我醅绿蚁酒,你拥小火炉,一切的相遇说偶然又必然。若时光可以轮回,我愿回到从前,未历风霜,不经风雨。在煦风暖日下,与你共数窗前落花。幸好我曾年少,幸好在最美的年华里遇见你,虽终有别离,可那日的明月映你素衣皎皎,那夜的星空轮回前世今生,此后余生,你成为我世间唯一惆怅落寞的心结。不枉相逢一杯酒,与君一笑饮蓬芦。从此心有迹,从此路寂寥,同是天涯不羁客,一任相思缥缈。......
    郁文姝
  • 我的刘圈村往事
    2020-05-28
    方圆十里,你打听一个叫刘圈的村庄,应该都知道的,如果范围再大些,就不一定人人都知了。一个只有五六百口人的村庄,在中国地图上几乎是找不到的,它甚至没有一个小圆点大,但它却是真真实实存在的,存在于中国的土地上,是中国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
    追溯刘圈村的村史,大概有百多年。据村里老人说,我们的祖先是从山西省洪洞县大槐树迁移至此,渐形成村庄。关于村庄的历史溯源,没有几个人真正细致地去考究,去寻根究底,但大多数人都认同“大槐树”说。......
    刘忠伟
  • 麦子时代
  • 拟《蝶恋花》
  • 梦与月光
  • 明月心,待故人
  • 我的刘圈村往事
11
用户名:
密  码:
注册
Powered by miniessay.com 2009 - 2019
迷你文集网站为提供更好的聊天室方案, 我们一直在努力。